九旬老兵赵永美讲述枪林弹雨里的抗战故事

更新时间:2019-09-09

  1944年入伍,历经鲁西南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解放南京、剿匪等重大战役;先后荣立大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四等功数次……近日,记者来到袍江医院,采访了已90岁高龄的赵永美,听他从枪林弹雨里过来的抗战故事。

  赵永美1929年出生于山东省盖都县贫农家庭。1944年7月参加革命,1948年2月加入中国。说起当年的峥嵘岁月,赵永美至今仍清淅地记得入伍后的第一场战役。

  “那场遭遇战中,我们很多战友都牺牲了。”往事历历在目,当时正值夏季,赵永美所在部队接到向山东渤海军区转移的命令,由于主要道路被日本侵略者控制,部队只能走人烟稀少的山路。报码。战士们日夜兼程,一连赶了120多里路。“在一个凌晨4点,战士们都在休息中,此时敌人突然发动袭击,枪炮子弹从四面八方袭来,我们在炮轰中艰难反击,战况非常激烈。我当时是首长的通讯员,记得一个20多岁的战友,下巴被炮弹炸断,手也被炸伤了。”讲到这里,赵永美已是潸然泪下。

  在敌人的步步紧逼下,赵永美和战友退到一片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在这过程中,他受了重伤,头部、手臂、背部都中了弹片。玉米地里蚊虫很多,不停地叮咬着在伤口,但为了防止暴露目标,赵永美和战友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

  随后赶到的日军挥舞手中的刺刀,不停地向玉米丛里戳刺,搜索隐蔽的八路军。在离赵永美10米左右的地方,4个鬼子正向他靠近。“因为失血过多,我那时候已经有点昏昏沉沉,子弹也用完了,身上只剩下3枚手榴弹。”赵永美说,抱着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决心,他将一枚手榴弹掷向了敌人。

  让赵永美没想到的是,手榴弹爆炸后,敌军的重机枪以及指挥官同时哑火。原来,赵永美一个手榴弹炸死5名敌军,敌军的指挥系统瞬间崩溃。部队首长抓住了敌人攻势停滞的这一瞬间,向敌人发起进攻。这次冲锋不仅冲开了敌人的包围圈,还把包围部队的1000多敌军全部歼灭。战斗结束后,赵永美和战士们受到了嘉奖,并且记大功一次,部队首长还特别表扬赵永美,说他在这次战斗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是部队的小英雄。

  “其实当时我并没有想很多,只要能消灭敌人,牺牲并不可怕。幸好我们最终取得了胜利,而我也活了下来,享受到如今幸福的生活。”赵永美说,他仍在时时怀念那次战斗中牺牲的战友,是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今天的和平年代和美好生活。

  随后的战事在不断进行中。济南战役结束后,赵永美又跟随部队参加了淮海战役。当时正值11月份,天气十分寒冷,“那时已开始下雪了,特别大,地上的雪足足有10多厘米厚。”赵永美说,虽然室外气温很低,但是战士们依旧坚守在前线,“为了防止敌人混入部队窃取机密,我们每个人的手臂都戴着一个袖套,用有记号的袖套识别自己的战友。”

  当时大家吃的是民兵从山东运输过来的窝窝头,口感很硬,战士们咬一口窝窝头,就着吃一把雪,而且还吃不饱。

  在当时的艰苦时代,同样也有一些趣事发生。“我们吃的差,但是敌人不一样,他们的指挥官吃的都是上好的大米、面粉还有罐头。”赵永美说,在渡江战役中,部队解放了南京,在南京的仓库,赵永美见识到了敌人的奢靡之风。“我们解放南京之后,发现了一个敌军高级干部用的仓库,里面用红地毯铺地,还放了很多大米、面粉,当时大伙儿可高兴了,后来这些物资全部被我们缴获,并用骡子运走。”

  随后的抗美援朝战争,同样是赵永美印象深刻的一场战役。在那场战斗中,赵永美所在部队负责保卫鸭绿江桥面的防空任务。“因为当时部队只有一座桥可以行走,每天敌人的飞机都要来轰炸,就连晚上我们也不能休息,一直守在桥的两头。”赵永美回忆着,那时,他每天都能看到许多战士陆陆续续从自己祖国的这边,赶向战火纷飞的那头,但最终能够回来得战士却很少。说到这里,赵永美流下了眼泪。

  1959年4月,赵永美担任守备80炮团连任副政治指导员、指导员。1964年1月,赵永美任温州军分区通讯营有线、无线电连任政治指导员、温州军分区机关指导员。1966年退休,1983年6月改办离休。离休后的赵永美仍发挥余热,在镇街担任党总支书记多年,并多次被评为优秀员。

  挂上勋章,敬起军礼,年已耄耋的赵永美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保家卫国、驰骋沙场的年代。参军至今整整75个春秋,无论是战场上救死扶伤,还是参与祖国建设,他都竭尽全力地奉献着自己的全部热血。他就像一座活着的历史丰碑,用自己的一生为“老兵”一词做了最淋漓尽致的诠释。

  回忆起往事,想到现在幸福安康的生活,赵永美嘴上笑着,眼眶里泛满泪水。虽然现在住在袍江医院,但是他的身体依旧十分坚朗,每天看看电视、阅读报纸,关心时政新闻。今年7月,赵永美还被评为2019年柯桥区“十佳优秀退役军人”。对于如今的生活赵永美表示:“很幸福,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