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央企日均利润47亿 职工工资会涨会降?

更新时间:2019-01-19

  ――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贸易类中央企业工资总额预算准则上全部实行存案制管理,由企业董事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自主决定年度工资总额预算。

  随后又开始探索和树立工资总额预算管理的系统机制。2008年国资委在部门重点行业启动了工资总额估算试点,2010年、2012年先后印发了《中央企业工资总额预算管理暂行办法》和《中央企业工资总额预算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直到2014年实现了中央企业工资总额预算管理全覆盖。

  “不能绝对的说是好事还是坏事,然而我觉得无论对企业发展,仍是职工权利,总体是有利的。”胡迟表示,过去“大锅饭”的模式早已行不通了,干好干坏工资照拿的思维也应当改变,此次调整之后,鼓励作用下,一定有利企业长足发展,对于职工而言,到手的工资多的可能性也更大。

  赚多少跟效益挂钩

  趁势而为的改革

  16日《办法》公布,着实让央企职工心里打鼓,“正式实施后,工资条会咋变?收入会减少吗?”17日数据公布,又不免疑难,“这47亿有我的份吗?这两者到底有关系吗?”

  但实际上,此次发布《办法》并不突然。

  这两天对央企有两个大消息。

  《方法》提出工资增长还应该通过人工成本投入产出效力、劳动出产率等指标对标进行调剂。

  二是工资总额增幅应当根据效率程度进行适度调整。

  一是,16日,国务院国资委宣布《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国资委令第39号,以下简称《办法》)提出,对中央企业工资总额实行分类管理,并与利润总额等经济效益指标等挂钩。并明白年内改革将在所有央企全面铺开。

  ――对主业处于关联国度保险、国民经济命脉的主要行业和关键范畴、主要承当重大专项义务的商业类中央企业和以供应公共产品和服务为主的公益类中央企业,工资总额预算连续实行核准制管理。

  另一则,国资委新闻发言人彭华岗17日吐露,2018年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29.1万亿元;实现利润总额1.7万亿元。这象征着,去年一年,央企平均天天利润就有47亿。

  但胡迟也表现,在详细政策的落实中,有涨也要有降,工资调整并非只做增量。“效益好的时候要多发,效益不好的时候也要相应降落工资,从而做到政策的对称性,平衡性。”他表示,由于央企长期以来的惯性思维,如果发生降薪的情形还是比较难落实的,这就需要国资委和央企奇特努力,尤其是国资委要充分履行监管职责。(作者:张文晖)

  中国企业研讨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从前对央企工资总额管理过于严格,导致企业自主性不足,发展的踊跃性受挫。“而这次的调整主要就是权力下放。”

  胡迟进一步补充,此次改革进一步攻破了从前吃“大锅饭”的气象,国资委把工资的决议权交给企业,由企业内局部配,从而调动员工的踊跃性。而国资委则负责管轨制、管总量、管监督。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过去预算管理机制的背景下,有很多央企反映,企业部分人才,包括一些高管,是通过市场应聘而来,但在企业工资总额的限度下,不能根据市场来定工资,也就无奈起到激励员工的作用,甚至造成人才消散。

  2015年,在新一轮国企改革的背景下,为让工资总额更科学更公平,新一轮的改革打算提出“建立健全与劳能源市场基本适应、与企业经济效益跟劳动生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畸形增添机制”(即“一适应、两挂钩”)。

  详细来看,《办法》明确,对中央企业工资总额实行分类管理,主要是分了三大类:一是备案制,二是核准制,三是探索制。

  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波及国家、企业、职工三方利益,国资委对此分内重视。因此,《办法》也是国资委首次以委令形式公开发布的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制度文件。

  《办法》提出,核心企业工资总额估算重要依照效益决定、效率调整、水平调控三个环节决定。

  具体来看,一是工资总额增加主要与企业经济效益增幅挂钩联动。

  ――对发展国有资本投资、经营公司或者混淆所有制改造等试点的中心企业,提出能够摸索实施更加灵活高效的工资总额管理方式。

  自2003年国资委成破以来,就在持续对央企工效挂钩管理办法进行改革和完善。初步构建了出资人对企业的工资总额调控体系,在促进企业经济效益高速增长的同时,保障了职工工资较快先进。

  央企每天赚47亿,职工工资会涨会降?

  那么,《办法》对央企职工而言,到底是好事吗?

  《办法》清楚中央企业工资总额预算与利润总额等经济效益指标的业绩考核目标值挂钩,并且依据目的值的提高水平判断不同的预算水平。

  差异化管理

  2018年5月,国务院发布了《对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见解》,而近日颁布的《中央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正是落实这些改革和政策的详细举措。

  同时,对中央企业承担重大专项任务、重大科技翻新名目等特殊事项的,也明确要予以适度支持。

  “通过三种治理,给予了企业更多的、充足的自主权。对企业分类、分层、分步的履行,更是激发微观主体活力的重要措施。”李锦表示。

国事纵贯车 侯雨彤 制图

  放动工资调解规定但不象征着可能任性妄为。《办法》还提出,器重收入调配公平,国资委按照国家有关部分发布的工资引导线和对非竞争类国有企业的工资调控恳求,对部分工资水平偏高、过高的行业与企业,尤其是主业不属于充分竞争行业和范围的企业工资增长过快的情况进行适当约束,确保企业职工工资的水平与增长幅度更加公正公道、尺度有序。